• <tr id='nWBd7L'><strong id='wcfWJB'></strong><small id='OoeCdZ'></small><button id='PrpdHP'></button><li id='fEBkRP'><noscript id='Jem1mY'><big id='bD8Vna'></big><dt id='aCaI18'></dt></noscript></li></tr><ol id='f5xdyt'><option id='kwY9P2'><table id='K9JRX5'><blockquote id='joVkzq'><tbody id='WtcHb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0dhZc'></u><kbd id='Yu5ptM'><kbd id='OOiRbs'></kbd></kbd>

      <code id='ijwbEO'><strong id='WcUq2L'></strong></code>

      <fieldset id='vfFcTc'></fieldset>
            <span id='qHGI1O'></span>

                <ins id='vBX9J1'></ins>
                    <acronym id='9oK8pJ'><em id='hSySso'></em><td id='XLwbCw'><div id='9dRHID'></div></td></acronym><address id='443RpE'><big id='UkBdiq'><big id='aV4WcB'></big><legend id='sTKNcd'></legend></big></address>

                      <i id='gqcJUf'><div id='EQmN7M'><ins id='M3YvuV'></ins></div></i>
                      <i id='WgzN5s'></i>
                        • <dl id='1LJQAj'></dl>
                            <blockquote id='POeRUl'><q id='BIESgK'><noscript id='5cVRIz'></noscript><dt id='3qKRT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WKtde'><i id='7OIxYY'></i>

                            首页

                            台当局提薪留人才?德媒:台青年赴大陆并非只为钱

                            时间:2021-03-02 18:25:49 :济南军区海军工程指挥部原主任被逮捕涉贪污受贿 | 浏览量:89239

                            中文字幕手机视频99色吧是一款非常精彩的视频观看网站,黄色视频在线观看无需播放器,非常清晰,流畅,没有任何的广告插入,随时观看都很舒畅,非常适合喜欢宅在家看片的小伙伴们。这地市委原书记落马4天后副书记也被查

                              从“万国牌”中杀出的华龙一号

                              中国自主三代核电突围记

                              从求合作到被求合作,邢继的想法更坚定了:用开放的姿态推进和平利用核能技术的国际合作,但首先要坚持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2015年5月7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在福清正式开工,中国自主三代核电突围战进入冲刺阶段。

                              “我们能够自己研制出‘两弹一星’,为什么就不能自主研制出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核电站?”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总设计师邢继没想到,为了求解这个问题,他用了34年时间。

                              您也许不知道,如今点亮家中那盏灯的电,可能来自我国首个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自主三代核电站——春节前刚投入商业运行的华龙一号。3月1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福建福清核电5号机组“火力全开”,满功率运行发电,当天发电2700多万度。以每个家庭每天用电10度计算,可以点亮270万家的灯火。

                              作为代表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国之重器,华龙一号核心设备均已实现国产化,我国终于成为继美、法、俄后,真正掌握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的国家。

                              如果从1970年我国第一代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发出的中国核能第1度电算起,中国的核电利用已走过50余年。从跟在别人身后的“小学生”,到平等的合作伙伴,成千上万的中国核工业人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让这片全新的领域从筚路蓝缕到星光璀璨,青丝变白发间,在核电“万国牌”夹缝中打造出一张崭新的中国名片。

                              不能只搞核爆炸,也要搞核电站

                              1970年春节前,上海市领导向中央汇报工作时,道出了当时上海面临的严峻形势:多家工厂由于缺电轮流停产。2月初,周恩来总理做出指示:“从长远来看,要解决上海和华东地区用电问题,要靠核电。”

                              核电,是利用原子核内部蕴藏的能量产生电能。一颗原子核,直径只有一根头发丝的一亿分之一,却蕴藏着惊人能量。1千克的铀235裂变以后产生的能量,大致相当于2700吨标准煤充分燃烧释放的热量。

                              核电是战略高科技产业,是大国必争之地。发展核电是和平时期保持和拥有强大核实力的重要途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各国科学家都把更多注意力转向原子能和平利用。1970年11月,周总理对二机部(中核集团前身)负责人风趣地说,二机部不能只搞核爆炸,也要搞核电站。

                              但以我国当时薄弱的经济科技实力,攀登这座科学技术“最高峰”谈何容易。

                              1970年2月8日,上海市组织传达了周总理关于建设核电的指示精神并研究了落实措施,我国第一座核电站工程由此得名“728工程”。谁能想到这个中国核电的“头号工程”,正式开工已是16年后。

                              1974年3月31日,人民大会堂新疆厅。我国著名核动力专家彭士禄、我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总设计师欧阳予拿出大量设计图纸,外加一个有机玻璃制作的压水堆模型,向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汇报。这是周总理生前带病主持的最后一次关于核工业的会议。

                              他身子微微前倾,专心地听着汇报,对每一个关键点都仔细地提出问题,比如,核电站排出来的废物怎么处理。在核电站模型前,他边看边问,足足站了十分钟。

                              这次会议确定了我国首个核电站——位于浙江的秦山一期核电站采用30万千瓦压水堆方案。

                              但之后因缺少统一战略方针和政策指导,工程几经浮沉甚至面临下马。“728工程”忽上忽下的消息令科研人员揪心。但研究不能停,蒸汽发生器设计负责人刘家钰给自己定下一条原则:“只要没看见宣布工程下马的中央正式文件,就没有权力放下手中的计算尺。”

                              终于在1986年,秦山一期3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正式动工,来自我国西北、西南等基地的核工业大军向秦山集结,开始了中国自主核电探索的首次冲锋。此时全世界在运核电站已超过370座,其中包括很多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

                              1991年秦山一期3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成功并网发电,中国大陆没有核电站的历史被改写。但与国外百万千瓦级技术相比,中国核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万国牌”中埋头苦学

                              继秦山核电站之后,广东省也提出了发展核电的构想。

                              1990年,伴随着改革开放大潮,中国引进法国技术在广东大亚湾开建第一个百万千瓦级核电站。“广东核电走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之路,可以缩短我们探索的过程。”时任广东核电站建设指挥部总指挥的彭土禄这样说。

                              刚工作两年多的邢继被派去法国著名核电公司Framatorn设在深圳的现场技术部,担任工程师。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核电设计图纸,第一次接触到现代化设计管理体系。那时,他甚至整个中国核工业,都只是“小学生”——没有高标准的设计,装备制造水平也十分落后,甚至连符合法国技术要求的水泥、钢筋等基本材料都需要进口。

                              落后的不仅是基础设施建设,核电人才的匮乏更是超出想象。运行核电站的核心技术人员是操纵员,我国最早一批核电站操纵员主要在法国接受培训,每人所花的费用相当于一般人体重的黄金价格,所以他们被称为核电“黄金人”。

                              “九五”期间,即1996—2000年,我国相继购买了俄罗斯的压水堆、加拿大的重水堆等。2006年,美国四台AP1000核电机组“落户”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引进合同的墨迹未干,法国EPR机型也落脚广东台山。我国核电站发展步入“万国牌”阶段。

                              伴随着陆续开展的国际合作,大批中国核电人在引进、消化吸收中埋头学习国外先进核电技术,为未来的自主研发蓄力。

                              现任中核集团核动力院科技委主任吴琳在上世纪90年代被派往法国学习核燃料设计技术。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最困难的是计算机使用。学习时间紧,计算机又有限,为了验算设计程序,中方技术人员经常在机房待几天几夜算完才出来,晚上困了找张桌子趴一会儿,醒了看计算结果,再接着算。

                              “睁开眼就感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都糊一起了。”但他和同事们啥也顾不上,想的就是快点把技术装进自己的脑袋里。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核动力院技术人员掌握了法国人的核燃料设计程序,也慢慢培养出了自己的核燃料设计能力,为中国核电站用燃料组件自主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引进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到自主研发核心技术,两条腿走路特别不容易。

                              在国际合作中,一向温文尔雅的邢继有过一次“十分生气”的经历。邢继发现某个型号的转让技术资料不完整,请对方项目经理来讨论如何补充完善,同时商量怎么让中国工程师尽快掌握技术,进行自主设计。

                              外方项目负责人的傲慢让邢继至今记忆犹新:“这很容易,让你们的工程师放下手中的铅笔,打开复印机,就学会了。”

                              换句话说,直接抄图就行,没有必要弄明白为什么这么设计。

                              刑继回答:“如果你不打开你的‘黑匣子’,我们可以不要你的技术转让。”这次冲突让邢继体会到,即使缴纳了高昂的学费,老师也不是真心想教会学生。

                              核心技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2005年,我国在广东开建岭澳二期核电站,规划建设两台百万千瓦级机组,但使用的仍是法国技术。堆芯设计,特别是燃料元件设计制造技术不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这让主持该工程设计的邢继有些遗憾。

                              “就像出国需要签证一样,通过‘以市场换技术’的引进方式,只是从国外买技术和设备,不可能掌握核电的核心技术,也不可能实现出口。”刑继心里憋着一股劲。他有了更明确的目标——建造一座完全由中国自主设计、建造并管理运营的百万千瓦级核电站。

                              憋着这股劲的,何止邢继一人。

                              堆芯是核电站的心脏。堆芯技术如果受制于人,自主核电就无从谈起。此前,我国已在运行的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普遍使用的是国外引进的157堆芯。

                              上世纪90年代起,核动力院开始堆芯自主研发设计的探索。堆芯研发涉及336个系统,25个学科,计算量超乎想象。最难的是要研制出多种堆芯型号进行比较。“十几年时间,我们做了157堆芯、177堆芯、193堆芯等等,通过多个堆芯的比较论证,确定了177堆芯雏形。”吴琳说。

                              除了堆芯,核电发展另一条生命线是安全。

                              核工业是保守决策领域,在安全和政治双重约束下容不得一点“万一”,论证风险、解决风险与创新并存,自主创新难度可想而知。

                              汲取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满足国际上最高的安全标准,这是邢继定下的具有挑战性的目标,也是让整个团队很快摆脱福岛核事故阴霾的方式。

                              改进方案之一,是增加了一项重要创新——非能动安全措施。所谓非能动是利用自然力,比如重力,在安全壳内高位设置一个巨大的水箱,平常储存大量用于应急冷却的水。在以电力驱动的应急系统丧失功能的情况下,用储存在高位的水箱中的应急冷却水,迅速淹没整个反应堆,确保反应堆的安全。

                              然而,此前我国核电站非能动研究技术基础薄弱。改进方案执行之初,就遇到了很多技术瓶颈。邢继坦言,当时想过找国外合作伙伴来共同解决技术问题,但碰了钉子。

                              在刑继位于北京航天桥附近的办公室里,一家长期合作的国际知名企业负责人提出合作条件:“你们必须把整个型号拿出来共享。”这意味着我国将失去对型号的主导权。邢继选择了放弃合作,转而组建一支研发团队进行自主攻关。

                              研究人员从理论研究开始,制定初步方案,再进行原理性实验,验证非能动循环理论的可能性;为了让系统具有足够的换热能力,对十多种不同换热器进行研究,选择出最适合的,设计出来再进行1:1试验,确认换热器性能满足要求。这还不够。他们又设计并建造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综合试验台,模拟事故后的反应堆厂房,进行了全面的实验验证,以确保设计可靠性。一步又一步,一关又一关,研发团队硬是用几年时间啃下了“硬骨头”。

                              当那位外企负责人再次来到刑继办公室,表示可以无条件继续合作时。刑继回答:“上次那个问题我们自己解决了,希望将来还有机会合作。”

                              从求合作到被求合作,邢继的想法更坚定了:用开放的姿态推进和平利用核能技术的国际合作,但首先要坚持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蓄势多年,2015年5月7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在福清正式开工,现场欢腾,掌声震天。喜欢绘画的邢继终于看到手绘的核电站画面变成了现实。中国自主三代核电突围战进入冲刺阶段。

                              4年前的3月11日,受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吴琳和团队的工作戛然而止。重返故地,历经中国核电几十年起起落落的吴琳掏出手机,拍下珍贵的开工照片,传给千里之外的老专家张森如。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张总,华龙一号终于开建了!

                              核电站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能源系统。为了华龙一号,中核集团充分调动核动力院、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等20多家成员单位,联合中国一重、东方电气、有关高校等国内参研参建单位,与法国、意大利、奥地利等14家国际组织和科研机构展开合作,组织5300多家国内外设备厂商完成6万多台套设备的制造供货任务。

                              在这场大国重器自主技术的突围战中,每个系统每个部件为了创新不断挑战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以核电站电缆安全验证为例,工程人员要让电缆先经过15天模拟高温环境试验、再经过15天强碱性溶液浸泡试验,最后还要历经耐电压性能试验。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一重视察华龙一号蒸发器管板等核电产品展示后强调指出: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是一个现代化大国必不可少的。现在,国际上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上升,我们必须坚持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中国要发展,最终要靠自己。

                              这些话,让几十年来为中国自主核电技术倾注心血的参与者们,看到了自己全力付出的价值。

                              中国核电“造船出海”

                              “这是巴基斯坦历史上重要的一天,该项目是巴基斯坦与中国在科技领域合作的体现。”巴基斯坦当地时间2015年8月20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出席该国第一大城市卡拉奇核电项目二号机组庆典活动时评价,项目的建设将进一步增强中巴两国坚定的友谊。

                              巴基斯坦是华龙一号技术落户海外的第一站。

                              2014年8月22日,华龙一号总体技术方案通过了由43位院士、专家组成的专家组评审。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评审会上明确表示,“有了‘华龙一号’,中国核电‘走出去’将从‘借船出海’走向‘造船出海’,意义重大。”

                              实现“走出去”,是从核大国走向核强国的关键指标。

                              大亚湾核电站建设之初,设备几乎全是“进口货”。如今,华龙一号设备国产化率达88%。与此同时,我国开始为别的国家培训“黄金人”。

                              在最受关注的核电安全性上,华龙一号上升到全新的高度:国际领先的双层安全壳,确保放射性物质不会外泄;可以抵御类似商用大飞机撞击的意外攻击,厂区可抵御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地震震级。先进的技术水准和固有安全性能,让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中国核电产生兴趣。

                              我国国家领导人在出访时多次为中国核电代言。

                              “中国实施最严格的安全监管,确保中国境内和对外出口的核电站安全可靠、万无一失。”2016年4月,在第四届核安全峰会上,习近平向世界发出中国核电安全的最强音。

                              2015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了解华龙一号自主创新成果后这样鼓劲:你们自主研发制造质量优、有竞争力的核电机组,是在铸“国之重器”,为中国发展“强筋壮骨”。你们为我撑腰,我去国际舞台为你们扬名。

                              华龙一号,意为“中华复兴 巨龙腾飞”。驻足回望,走近相关的人、了解相关的事,才能更加深刻地懂得,何以为“核电”、何以为“华龙”。

                            【编辑:王思硕】
                              3月10日0-24时,我区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3例(柳州市1例、桂林市1例、来宾市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

                              2015.11—2017.07吉林省政府副省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督察长,武警吉林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在人员管理上,全市居民必须申领湖北健康码,健康码是居民出行的电子凭证。无法申领健康码的,凭属地社区(村)出具的健康监测证明出行。居民出行要佩戴口罩,接受体温监测,配合社区(村)工作人员做好“易登记”管理工作,不串门、不聚集。对已出院确诊病例、排除的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继续实施健康监测和跟踪服务管理。对原已确定严格管控的极少数未到解封时间的楼栋单元(自然垸组)继续实行原管控措施。符合无疫标准的小区(村小组)居民可以外出。

                              当前刑检工作迫切需要提升员额检察官水平以保证案件质量。最高检和上级检察院开展的刑检业务培训正缺少这部分内容,应以解析法条易错点为内容来针对性地提升员额检察官办案能力。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蔡当局将年金改革内容编入教材被批连小学生都骗

                              3月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月物价指数,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2%,仍然处于近年的高位,但是相比1月有所回落。  确诊病例中,长沙市242例、衡阳市48例、株洲市80例、湘潭市36例、邵阳市102例、岳阳市156例、常德市82例、张家界市5例、益阳市60例、郴州市39例、永州市44例、怀化市40例、娄底市76例、湘西自治州8例。  疫情发生后,《三联生活周刊》先后派出两批记者赶赴一线进行报道,至今已经发表了上百篇关于新冠病毒的新闻报道,其中,《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号推送原创稿件60余篇,并于2月到3月之间连续出版了三本与疫情有关的刊物。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猪肉价格高位运行,仍是影响2月CPI的核心因素,结构性物价特征明显。2月核心CPI(刨除食品和能源)同比涨幅回落至1.0%(1月同比上涨1.5%),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国内零售、餐饮等消费受冲击。

                            海南自8月1日起车牌实行摇号或竞价为控制保有量

                              此外,当地时间3月10日,英国下议院就是否在2022年之前逐步将华为从英国5G网络建设中剔除举行投票,投票结果决定,维持华为目前有限参与英国5G建设的原提案。  新形势已然到来,刑检人唯有认清形势勇于担当,视质量为刑检工作的生命,以质量为中心,建立质量为导向的考核机制和防错机制,不断提升自身素质,集中精力抓质量,刑检这项传统检察业务定会“一夜好风吹,新花一万枝”,定会为新时代检察事业增光添彩。  市卫生健康委今日(11日)通报: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经定点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精心诊治和护理,专家组评估,认为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于今日出院。  很多人仅仅因为出差,或者转车,什么准备都没有,阴差阳错,就滞留在武汉了。如果是确诊,好歹还有个落脚的地方,不少人干脆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甚至流落街头……

                            二季度经济运行走势会否出现下行压力?统计局回应

                              《2019年旅游市场基本情况》显示,2019年,从外国入境旅游的1.45亿人次中,有3188万人次为外国人,8050万人次为香港同胞,2679万人次为澳门同胞,613万人次为台湾同胞。去年全年实现的国际旅游收入为131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3%。其中外国人在华花费771亿美元,香港同胞在内地花费285亿美元,澳门同胞在内地花费95亿美元,台湾同胞在大陆花费162亿美元。  “救援结束后,我尽量不看手机,开始看书,看电影。毕竟能做的我们也都尽力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会好的,这是我们的时代!”&nbsp;——阿帕  同时,各类风险不再相互孤立存在,而是相互关联、相互转化,风险的复合性增加。借助当代社会便捷的交通、通讯条件,各种风险既可以跨地域、跨层级传播,由地方风险演变成国家甚至全球风险;也可以跨领域关联,由社会风险衍生出经济、政治甚至意识形态风险。各种风险的跨地域、跨层级、跨领域复合,形成风险叠加效应。  新京报讯(记者王真真)3月10日,文旅部授权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2019年旅游市场基本情况》。2019年,旅游经济继续保持高于GDP增速的较快增长。去年旅游总收入为6.63万亿元,同比增长11%;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为10.94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1.05%;旅游直接就业2825万人,旅游直接和间接就业7987万人,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10.31%。

                            台当局提薪留人才?德媒:台青年赴大陆并非只为钱

                              编者按 日前,“法律读库”微信公众号发表《检察机关是刑事错案的第一责任人》一文,对捕诉一体和员额办案制改革背景下,如何严把审查批捕起诉关口、做优刑事检察工作进行了探讨。按照最高检领导要求,本报予以转发。针对文中一些观点,理论界和实务界可能存在不同声音,但无论如何,每一位刑事检察人员都应深入思考,作为指控、证明刑事犯罪的主导者,我们理应以更高站位、更高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按照“求极致”的工作目标要求,不断提升自身刑事检察业务能力水平,从而真正履行好在刑事诉讼中的主导责任。  全省现有无现症病例区(低风险县&lt;市、区&gt;)147个、散发病例区(中风险县&lt;市、区&gt;)36个,无社区暴发和局部流行区(高风险县&lt;市、区&gt;)(过去24小时新增邛崃市、高坪区、安岳县为低风险县&lt;市、区&gt;)。  最开始,医疗物资方面的知识对阿帕来说是盲区,于是他先从信息协调做起,然后逐渐介入到更高难度的救援行动中。这个过程并不是顺利的,关于救援行动的种种,3月12日,来B站(房间号:21990005)听阿帕讲述。  2010年11月,侯淅珉跨省调整,调任安徽省铜陵市委副书记,次年1月任市长。2014年任安徽省住建厅厅长,2017年任安徽省政府秘书长。

                            再添新职务!王岐山出席会议首次以这个身份亮相

                              很多人仅仅因为出差,或者转车,什么准备都没有,阴差阳错,就滞留在武汉了。如果是确诊,好歹还有个落脚的地方,不少人干脆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甚至流落街头……  前几天,在武汉举行的国新办记者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就说:“早上出门,我看到樱花已经开放,冬天已经过去,春天来了,大家期待的疫情解除不会太远。”  2017年11月,侯淅珉再次跨省调整,调任吉林省副省长,分管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住房和城乡建设、交通运输、人防、地质矿产勘查开发、有色金属地质勘查等方面工作,只此番调整。  9日21时30分,事故善后处置组副组长、泉州市鲤城区常务副区长黄向阳在记者会上介绍事故善后工作时谈到了事故补偿话题:“区政府做好遇难者遗体保存工作,劝导其家属待疫情防控更加稳定后,再来商谈补偿等善后事宜。”&nbsp;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